长春红旗街逸林足道

来源:今视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长春红旗街逸林足道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6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亦扬综合报导)持续了3年的中国科技巨头互讼的“ 头腾大战 ”近日突然升级, 腾讯 副总裁孙忠怀和 字节跳动 副总裁李亮公开互相抨击:孙忠怀批低智洗脑短视频像猪食,李亮则回应称短视频低智。两人的互怼言论冲上了微博热搜榜。
所谓“ 头腾大战 ”起于2018年。当年5月, 腾讯 将今日头条、抖音的运营者北京 字节跳动 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字节跳动”)、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微播视界”)告上法庭,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于是,幽默的网民们就将今日头条的“头”字和腾讯的“腾”字合在一起,戏称为“头腾大战”。
这场持续了3年的“大战”原本已经没有多大声响了,但在6月3日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对短视频内容进行了猛烈抨击。他说,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长期影响用户心智,这些内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简单洗脑式的重复,潜移默化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尤其是对心智还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
而引发网络热议是他说的这句网民们笑称为“猪食论”的话:“现在短视频平台的个性推荐实在太强大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此言论一出,无疑是给“头腾大战”的战火又淋上一勺热油。
6月3日晚间,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回怼。他通过微头条公开发文表示:“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事实上,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在孙忠怀发言一天后,即6月4日,字节跳动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图文并茂、长篇累牍地上演了一出互联网“窦娥冤”,发表了一份《2018-2021年遭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文末还附上了一个PDF版链接,并开启了评论区留言点赞活动。
在这份《大事记》中,字节跳动开列了腾讯在三年多时间里发起的25次诉讼,索赔金额从300万(约合47万美元)上升到1亿(约合1563万美元),累计金额近4.7亿元(约合7345万美元)。诉讼对象主要是字节跳动旗下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多闪、火山小视频等,诉讼理由是这些产品的内容涉嫌侵权腾讯旗下产品著作权,包括微信、王者荣耀、穿越火线。
在字节跳动成为互联网巨头之前,其创始人 张一鸣 和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的个人关系看起来还可以。
有知情者曾向大陆媒体透露, 张一鸣 2015年曾受邀做客腾讯,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以及个性化分发理念等。在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在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和美团创始人王兴组织的饭局上,从当时流传出来的照片看,张一鸣和马化腾还同席而坐。
具体来说,双方的冲突是从2018年3月开始的。这年的3月7日,马化腾在中共召开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腾讯已经注意到短视频,正在探索发展短视频。”
第二天,有用户发现,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火山视频的链接在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后,仅为自己可见。随后,QQ空间也出现了类似情况。腾讯方面回应外界称,这是系统的防刷屏机制。
一时间,“腾讯屏蔽抖音”引发关注。到4月中旬,西瓜视频、抖音、火山视频分享到微信、QQ的链接无法播放。
2018年5月8日,张一鸣发朋友圈说:“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随即,马化腾直接留言评论:“可以理解为诽谤。”张一鸣再回复:“前者不适合讨论了,后者一直在公证。”马化腾也再回复:“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二人的互怼直接引发了第一轮“头腾大战”。
2018年5月17日,抖音因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起诉腾讯,称微信公众号虚构视频来源,腾讯作为微信平台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对平台上的内容尽到必要的审查义务,导致抖音名誉贬损,侵犯了抖音的名誉权,要求腾讯赔偿100万元(约合15万美元)。
2018年6月1日,腾讯正式公告:以今日头条、抖音通过自有平台等渠道大量发布、传播贬损诋毁腾讯的言论、文章或视频为由,正式起诉了这两家公司的运营者字节跳动和微播视界。腾讯要求两公司赔偿人民币1元(约合0.16美元)。
当天,字节跳动向北京海淀区法院递交对腾讯的起诉状,称对方“不正当竞争”,要求腾讯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人民币(约合1407万美元)。
从此以后,字节跳动与腾讯的摩擦此起彼伏,双方的诉讼在2019年达到高峰。
2019年1月31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西瓜视频直播的《王者荣耀》游戏内容侵犯了著作权人,即腾讯的合法权益,禁止西瓜视频App直播《王者荣耀》。
针对用户登录多闪App需使用抖音账号,而登录抖音使用的是微信或QQ账号,在此过程中是否需要腾讯再次向字节跳动旗下多闪进行授权等核心争议点,腾讯2019年2月在天津市滨海新区法院再次对字节跳动相关公司发起诉讼。
2019年9月,因今日头条擅自抓取微信公众号内容,腾讯起诉字节跳动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在四川成都市中院立案。
2019至2020年间,在“头腾”的互诉之中,有六个案件以字节跳动败诉或撤诉收尾。因拥有超强的法务团队,腾讯一直被坊间称为“南山必胜客”。
2021年初,正是中共当局声称加强反垄断之际,抖音在2月2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要求法院立即制止腾讯在微信、QQ封禁抖音连结,并求偿9000万元人民币(约合1407万美元)。
就抖音正式起诉腾讯一事,腾讯2日当天发布声明回应:字节跳动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腾讯表示,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将继续提起诉讼。
在有据可查的34起诉讼中,腾讯有44%的诉讼是在深圳法院发起;字节跳动共发起8次,其中有75%在北京发起。
尽管“头腾”互讼战火持续不止,然而马化腾早于2019年9月已辞任腾讯征信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今年5月20日张一鸣也宣布将于今年年底辞职字节跳动CEO,成为步马化腾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之后的又一个高科技公司创办人“退休”。
高科技CEO接连离职,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南海出于恐惧政权的安全,怀疑高科技等私企大佬忠诚度不够,会以《反垄断法》等名义迫使他们辞任,最后让这类企业牢牢控制在最高当局手上。
马云近半年多来的遭遇即是鲜明的例子。
去年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公开批评中共当局监管过时,随后便消失在公众面前,行踪成谜。马云当时说,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是缺乏系统的风险”。
外界普遍认为,马云是因为在这次会上批评中共体制而令习近平震怒。但有观点认为,因马云是江家的白手套,习近平是藉整治马云来打击江家。
以上面提到的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为例。这场由中共官方每年在浙江嘉兴桐乡市乌镇主办的大会,最引人注目的一幕是互联网大佬齐聚的“乌镇饭局”,参加者都是中国互联网业界大佬,包括马化腾、杨元庆、刘强东、雷军、丁磊等。而到2017年,马云已是第四年缺席饭局。
在被陆媒记者问及此事时,马云说:“反正也没人邀请我,当然邀请我也不一定有时间。”他还说:“你信不信我今天真搞个饭局,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请来,请来一帮土豪,在全世界都是顶级的,还真没几个人请得起我的饭局。”
几个月后的2018年1月23日,在“达沃斯”论坛会议的晚宴上,马云真的摆了一场“世界级饭局”。
据阿里巴巴提供给大陆媒体的材料显示,出席这场饭局的嘉宾包括: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Abdullah II)和王后、荷兰王后、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卢森堡首相札维耶·贝特(Xavier Bettel)、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Erna Solberg)、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三位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众多西方顶级商业领袖。
但同样参加达沃斯论坛的习近平的心腹、时任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刘鹤却缺席。
这场晚宴后,马云飞往法国波尔多(Bordeaux),他在那里购买了城堡和葡萄园;4月与泰国总理巴育会面;5月再会见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这一年夏天,马云又到访了多个国家的首都,在海外度过了半年多时间。
中共对此感到越来越不安。英国《金融时报》2021年4月16日的报导说,一名与杭州政府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士表示,马云在公开和私人场合所说的话都可能令中共感到尴尬。他还说,马云回到家后,当局都会询问他的旅行情况。
马云在国际项目上的一名合作者也表示,中共领导人不喜欢马云“在世界舞台上代表中国”。
去年11月,中共监管部门对大型网络金融科技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11月2日,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被中共四家监管机构约谈;11月4日,蚂蚁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暂缓H股上市及退回香港公开发售的申请股款。
去年12月,中共除对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展开反垄断调查外,还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腾讯的控股子公司阿里投资、阅文集团、丰巢分别罚款50万元(约合7万美元)。
12月14日,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阿里巴巴罚款50万元人民币(约合7万美元)。
12月24日,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12月30日,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以及其它两家电商再次被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各罚款50万元(约合7万美元)。
今年4月10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因违反《反垄断法》被罚款182.28亿元人民币(约合28亿美元)。这是中共执行该法以来开具的最高额罚单。
马云创办的精英商学院湖畔大学(Hupan University)被曝在北京当局的施压下暂停招收新生。
4月12日,蚂蚁集团第三度被中共央行、保监会、证监会及外汇管理局以“反垄断”为由联合约谈。
4月17日,有多名消息人士透露,蚂蚁集团正在研究让马云剥离持股及放弃控制权的各种选项。中共央行和银保监会官员在1月到3月期间曾分别约谈马云和蚂蚁集团,讨论让马云退出蚂蚁集团的可能性。
今年4月,马云早年发表的言论在网上被热传。马云当时称:“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如今一语成谶,这句话似乎成了对今天的预言。

详情

长春红旗街逸林足道 Copyright © 2020

征婚老年女60岁以上 小区里服务是不是仙人跳 长沙星沙2区现在还有吗 约最快成功率最高的软件 杨林大学城找学生服务
西宁会所 下关文昌街鸡多少钱 阳逻饼子街 约最快成功率最高的软件 咸宁卫校有女的买吗